你们都不许学!让我来!

lo属性🙊靠小裙子呼吸💃🏻没有小裙子大概活不下去TAT 懒癌晚期没得救୧(﹒︠ᴗ﹒︡)୨我爱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数学系的女孩不会认输!!!备战考研无法呼吸😭我一定要努力考上目标院校!记下考研心路历程的应该没人知道的悄咪咪暗搓搓躲开大家的号!

我叫吕布(布蝉/恶搞)

太好吃了😭😭😭这一对!!!

寻居千山雪:

旧文搬运。
————————
(一)
我叫吕布。
就在刚刚我手起刀落切菜一样干掉了丁原。
他睁大眼睛,特别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为……什……么?”
我看他马上就要咽气,还是很好心的告诉了他,顺带诉说了之后的剧情发展。
“杀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于是丁原死不瞑目了。
城里人真是不禁逗。
真不幸,让你遇到了我。
其实丁原对我还算不错,不过上司要搞死他我也没有办法。
好吧,做人还是不应该说假话,我早就想干掉他了。
这个人虽然对我挺好,可他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到厌烦。一边是个糙汉子,一边又像女人一样唧唧歪歪喋喋不休。而且还喜怒无常,高兴时叫我奉奉,不高兴就乱七八糟。
再不干掉他我就疯了。
话说,那匹赤兔马长得可真好看啊。
我觉得虽然我算不上饱读诗书,还是很机智的。
几年前,我离开草原,来到中原,身上只剩下一丁点盘缠。我用最后的钱在街边的道士那里算了命。
“壮士啊,看你仪表堂堂龙章凤姿绝非凡品啊!日后必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对于他的评价,我感到很满意。转身没走几步,听见那个道士说话,回头一看,道士又对一个满脸麻子还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的人说:“壮士啊,看你骨骼惊奇仪表不凡绝非凡品啊!日后必能干出一番大事业!”那人抠抠头发里的虱子,又挖了挖鼻屎,豪爽地付了钱。
我果断倒回去把道士和瘸子都揍了一顿,顺带缴获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道士鼻青脸肿地求饶,我让他再给我算了一卦。他告诉我往东行有个人会是我的贵人,万万不能向西。
我放过他,果断去了西边。
然后遇到了丁原。
当时我又没钱了,就从地里捡了把破菜刀。
在丁原路过的时候,我飞身而出,一刀劈死了他旁边的一只苍蝇。
丁原问我:“你在做什么?”
我昂首傲然说:“磨刀!”说罢就准备离开深藏功与名。
丁原大喊:“壮士留步!”
于是我就留了下来,没事打打仗砍砍人,混了个主簿当当。
有个坏处是砍人血糊糊的很恶心,不过我总算有理由停留下来不再漂泊。
虽然我挺烦他,但在他的麾下还是发生了一件好事。
我娶的女人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我正妻叫严小花。虽然她不怎么漂亮,但她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严小花拒绝了我给女儿取的吕宝贝的名字,而是很有文化地为她取名为吕兰芷。
坦白说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一堆不能吃的破草有什么意思,谐音还十分奇葩。不过由于她是我女儿的母亲,我还是接受了这个名字。
鉴于严小花给我生了一个女儿,虽然我不喜欢她,还是决定对她好一辈子。
后来我跟着丁原入京诛杀宦官,我就和董卓相遇了。
董卓虽然又肥又丑,但对我很是不错。
也不枉我手起刀落砍死了丁原。
我把丁原的脑袋带给董卓,他十分满意。
真不明白他怎么要看这个东西,血糊糊的恶心死了。
唧唧歪歪的丁原断气了,我感觉周身舒畅。


(二)
我叫吕布。
不久前,我干掉了头一个上司丁原,跳槽到了董卓手底下,整天对怕死的董卓进行贴身保护。
我使一杆方天画戟,夏天切瓜十分便宜。
董卓要和我结为父子,虽然很不想我的老爹是个野猪样的人,迫于他的淫威,我还是答应了。
好吧,我又说谎了。
是我想到我那个便宜老爹,感觉对他没什么亲情可言,于是毫不犹豫的丢掉节操答应了。
况且我们年纪相差挺大,不当父子总不能当基友吧。
叫声义父我又不吃亏,每年还有红包拿。
不过董卓也不是很惹人喜欢的人。
他废了少帝立了刘协,挟天子以令诸侯,没事把小皇帝吓得直哆嗦。一群衷心于汉朝的大臣总在背后骂他国贼,虽然难听,也还是实话。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有酒喝有瓜吃我就很满意了。
董卓尤其好色,没事就乱搞男女关系。仗着自己现在把握朝政,常常在皇宫里走来走去,数到第八个遇到的女人就开始动手,甚至不顾对方年龄面貌。
每次这时,我还得守在外面。这差事比砍人脑袋还要无聊。
而且董卓睡着后,打呼噜磨牙放屁什么都干,兼之他不喜欢洗澡,我怀疑睡在他旁边的女人会被臭死。
真是一个低俗又不讲卫生的人。
但他毕竟对我凑合,做人总要知恩图报。
好吧,其实是我砍了他不知道再去哪儿。
我女儿有家,可我没有家。
有次董卓宴请宾客,我坐在一旁,后面站了个漂亮的女仆斟酒。
他没事就往我这方色眯眯地看,搞得我以为他在色眯眯地看我。被他那么色眯眯地注视,我连酒都没有敢多喝。考虑了下这件事的成本,我觉得状况有些棘手。就在我思考之后的逃亡路线时,喝多了酒的董卓扑过来抱着我身后的女仆就亲,真让我松了一大口气。
在董卓手底下干活虽然时有厌烦,其实也有不少好处。
比如,他会赏赐我些金银财宝漂亮女人。虽然我不喜欢她们,但我很满意它们。
又或者他揽着我肩膀允诺自己百年以后大汉江山归为我管。虽然我觉得管理天下十分无趣,他的话可信度也非常低,但还是能感觉到他对我还是有那么丝父子之情。
当然,他心情不好拿菜刀扔我的时候什么感情都荡然无存了。
我已经足够高壮了,不会再让人碰我。
在董卓手底下干了三年活。他很信任我。
不过很可惜,三年了,我越来越觉得看他不顺眼。
有一天下了朝,王允叫我去他家喝酒,考虑到他说梅花开了很好看,我决定去。
毕竟喝酒到处都可以,好看的梅花不很多。我要摘几支带给女儿兰芷。
红红的梅花簪在头发上也一定很好看。
我冲着梅花去了司徒府。
就在那天我遇到了貂蝉。


(三)
我叫吕布。
今年36岁,我在讨人厌的董卓手底下做事,我喜欢吃瓜,我有一个宝贝女儿吕兰芷。
我遇到了貂蝉。
那天梅花开得很好看,我在心里盘算要不然干脆把花移到自己府里。这样女儿兰芷可以天天戴新鲜的。
喝了几杯酒,王允笑眯眯地说自己有个女儿仰慕我很久了,要见我。
我觉得他这话说的真拙劣,我天天让兰芷骑在我脖子上在街上晃悠,怎么不能那时见呢?
况且王允胡子都一大把了,女儿肯定早就徐娘半老。
毕竟我准备要了他的梅花,还是假装有兴趣地答应了。
貂蝉就在这时走了进来。
她一进屋,暗香盈盈,满室生光。她站在我面前娇滴滴地看我,唤道“将军”。
我以为跟在董卓后面早就看遍了如花似玉的美人,却没想到貂蝉如此漂亮。
正妻严小花和次妻曹氏就好像路边的杂草,貂蝉就是天上的月亮。
我看呆了,傻乎乎的,被她劝酒就干。
王允很快说有事先离开片刻,还把仆人都带走了。
再看不出他的用意我就真的脑残了。
貂蝉见没了人,放下酒壶,一屁股坐下,道:“累死老娘了。”
我已经从美色中清醒,听她说话却觉得更喜欢她了。
貂蝉抓起一大块骨头就啃,我把自己的酒递过去,她也十分豪爽地干了。
我问她:“你今年多大了?”其实这句纯粹是打开话题,她多大了都没什么关系。
她挑眉,似笑非笑地看我,又吃了口肉,才道:“今年老娘二十了。”
我点头,十分满意。我三十六,她二十,多么般配。
貂蝉也点头:“虽说你比我大点,不过长得还是让我能够接受。”
“那就这样?”
“就这样!”
我俩愉快地干杯。
一直以来,我没对女人产生过多少兴趣,当然男人也没有。我用情最深的除了女儿兰芷,就是赤兔马。
貂蝉却好像一束光,打开了我心底某扇隐秘的门。
她一颦一笑都吸引着我的目光,我十分喜欢她。
王允一出现,貂蝉立刻站起来,手绢迅速擦干净嘴和手,仍旧娇滴滴地看着我,表情里含羞带怯。
我立刻向王允表达了内心的冲动。
王允摸着胡子笑眯眯地答应了。
我喝罢酒摇摇晃晃出了司徒府,连梅花都忘了折,只觉一颗心在天上飞。
回府后,我两腿还在飘,兰芷问我怎么了,我抱起她转了几圈,告诉她:“你爹爹我心情很好,过几天带个漂亮姐姐回来。我们吃小黄瓜去!”
世事无常,第三天刚起床我就得知董卓头天晚上派了顶轿子把貂蝉接进自己寝宫了。
他奶奶的,老子正准备今天亲自去买红双喜的。
我抄起方天画戟,怒气值满槽去找王允那个老不死。
甫进门,王允就一把鼻涕一把泪扑过来。
恶心死了。
我强忍住没飞起一脚,问他貂蝉呢?
他哭哭啼啼地诉说:“将军啊,昨日董卓突然来到我府,说是听闻我义女貂蝉美貌,硬是把她要去了。我可怜的女儿噢!”
“噢你大爷!”真把我当傻子耍啊!
王允毕竟眉毛都白了,我拉过他府上的一个仆人就暴打了一顿。
然后骑上赤兔又去找董卓。
还没到董卓的卧室就听仆人窃窃私语,说董卓昨天为了迎接美人,居然洗了三个月来的第一个澡,睡到现在还没起床。
我一脚踹开他们,毫不犹豫走进董卓卧房。


(四)
我叫吕布。
我穿着一身破衣,从草原流浪而来,我骑着赤兔马,我来找貂蝉。
董卓估计在内室洗漱,貂蝉坐在镜边梳头,从镜子里看见我。
她眉毛一挑,似笑非笑。
我说:“你可以不用笑。”
她不置可否。
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
我说:“你等我。”
我回到自己的府里,兰芷问我那个漂亮姐姐在哪儿。我说等几天,再过几天她才来。
严小花和曹氏满脸忧虑。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
王允那群老不死虽然又蠢又神经,行动力还是有的,一个多月后做好了所有准备,把董卓骗到了埋伏处。
我手起戟落切瓜一样砍在他的喉咙。
董卓摔到地上,脖子上鲜血直流,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我蹲下去,像对丁原那样对他说:“杀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我帮你砍了那么多人,今天终于轮到你。”
“我连亲爹都砍,你以为我真不敢砍你?”
“你抢了貂蝉,我早就不是无能为力的小孩子。搞不死你,我怎么敢称姓吕。”
他大睁双眼,和丁原一样死不瞑目了。
我提着董卓的脑袋,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回到了三年前。
脑袋血糊糊的,恶心死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王允要我砍下来。
王允又开始唧唧歪歪,说我斩贼有功,要请圣上册封我。不久终于摆脱了变态董卓的小皇帝就下旨封我为温侯。
这倒霉孩子,他还不知道,人生难过的事情才真正开始。
温侯,这名字相当无趣。
不过有貂蝉,其它都无所谓了。
我带着貂蝉出城,驾着赤兔奔跑在荒野里。
我仿佛回到了草原,像年轻时那样无忧无虑。
貂蝉说:“你笑得真傻。”
我说:“我宁愿一辈子都这么傻。”
我们让赤兔慢慢走在河边。
我告诉她:“我小的时候在草原上,就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一个好看的女人在一起骑马。”
“那你现在实现愿望了!”她大声回答我。
“是啊,”我说,“我花了三十六年。”
“人总是在不停追求的。”
“看到你,那三十六年就好像一瞬间。”
“我的二十年就好像一千年。”她靠在我胸前,眯着眼仰头看我,“草原好玩儿吗?”
我说:“草原很好。小的时候,我离开草原,我发誓,一辈子都不要回到那里。可是等我在中原流浪,我就后悔了。”
二十几年前,我穿着一身破衣,从草原离开,四处流浪。其实在草原时,我也是四处流浪。并州、洛阳、长安,我曾发誓要远离贫穷,再不回到孤独的,一望无际的草原。
后来在丁原帐下,我觉得厌烦,等跟了董卓,我就后悔了。
在董卓手下,我每天吃肉喝酒,仿佛也没有一身破衣在草原上跑马快活。
这么多年,唯一的慰藉就是兰芷。
现在,又多了貂蝉。


(五)
我叫吕布。
我杀了董卓。
可我仍旧在流浪。
我越来越想念草原。
我从草原流浪到长安,发誓要远离贫穷,再不回到家乡。
可我现在想要回家了。
无父无母,无亲无故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念那片草原,想念我曾经的那匹小红马。
可我再也回不去了。
离开时,我没有想到,有的决定会改变一生。
我对貂蝉说:“现在拥有这么多,却比小时一无所有更感到痛苦。”
貂蝉说:“人的一生本就痛苦。”
“我们这样四处流浪,你难过吗?”
她摇头:“我的心一直在流浪。”
“我年轻时离开家乡,一无所有却雄心勃勃,现在我不知道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她拍拍我:“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你只是想活着,活下去后就想活的更好。你那时还不懂,一旦陷入纷争就永远不能抽身。”
我说:“你比我小,却比我成熟能干。”
“不,我是彻彻底底的庸人。二十岁前,我只有一张脸可以依仗。我已经流了足够多的泪,学会不再轻易付出一点真心,所以我不再难过。这样看待世事,格外清楚。”
我说:“这样你也不会快活。”
她说:“是的,我不再受伤,也不再快活。你天真幼稚又残忍,你拼命拥有,却还是活于混沌。或许我们都是一样的,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要寻找什么,又不得安稳,大概只有绝望才是我们的终点。”
“虽然你很直接,不知为什么,我还是十分喜欢你。”
“大概是因为,你虽然可以抱着兰芷吃瓜,还是感到孤独。”
“我幼时家中富贵,后来又一朝破败。我曾经什么都没有,到现在可以俯视天下。我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我呆过许多地方,却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家。”
“现在呢?”
“我有你和兰芷。你们有家,可我没有。”
她深深地看我:“虽然不想这么说,可还是要告诉你,你不会找到的。”
我有些沮丧,主动换了话题。
“我很讨厌他们。”
貂蝉神色自若:“我知道。”
我问:“你怎么知道?”
貂蝉挑眉笑了,她跟了我后就不修边幅,每天只随便束了头发,可容貌还是能将屋子照亮的漂亮。
她说:“你最重要的是什么?”
“兰芷,你,赤兔马。”想了想又说,“还有严小花。”
貂蝉说:“看吧。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讨厌他们,他们更讨厌你,不过他们都很庆幸。”
我问:“庆幸什么?”
她说:“庆幸你带了能买下一条街的钱出门,却只要一只瓜。”
我说:“他们觉得我傻,我也觉得他们在发疯。可是为了活下去,我还得帮他们,和他们说话。”
貂蝉说:“你是幼稚的男人,所以在这样的混乱中,你已经没有办法。”
我说:“是的,我没有办法。”


(六)
我叫吕布。
我今年四十岁。
这一年,我的女儿死了。
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她。我只顾打仗,忘了顾她。我以为只是简单的伤寒,没想到这一刻我杀人无数的报应已经找上了她。
她躺在床上,身体冰凉,一动不动。
我抱抱她,她再也不会反应。
明明之前我还在考虑她的婚事的。
明明之前她还对我笑,和我说话的。
我没有女儿了。
我永远失去了她。
我不知道恨谁,只有恨我自己。
我问貂蝉:“命运是什么?”
她说:“命运就是当你拥有时,就注定了失去。”
失去兰芷,我好像也失去了心。
我的女儿被埋葬了,我的一生也都被埋葬了。
我对严小花说:“是我害死了她。”
严小花说:“你不用这样,你没有做错。可是我不想再见到你,也不想再见到这个地方。兰芷死了,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呆在这里和你一起让我感到心碎,我要走了。”
我说:“你走吧。”
她和曹氏坐上马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喝了酒,蹲到马厩里,对赤兔说:“我只有貂蝉和你了。”
赤兔打了个响鼻,又温柔地蹭蹭我。
它是很聪明的马,也比我快活得多。
马本来就比人快活得多。
我抱着赤兔睡过去,做了一场长长的梦。梦中,我骑着马奔跑在无尽的草原上,有人对我说话,我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人烟,只有青草和蓝天白云。
貂蝉把我拖出马厩,狠狠抽了我一巴掌。
我从奔跑中惊醒,从草原回到下邳。
我躺在地上,告诉貂蝉这个梦。
她冷冷地说:“或许是老天可怜你,在安慰你。”
我说:“是老天在惩罚我。我许下的誓言,不是后悔就是自己违背。我害死了兰芷。所以老天让我梦到家乡却回不去。”
貂蝉说:“如果你还想回去,那就站起来。”
我望着她:“希望你可怜可怜我。我已经忘记回去的路了。”
她叹了一口气,躺到我身边:“傻瓜,你找不到路的。”
“为什么?”
“心里只有瓜的人是会被世人抛弃的。”
“你不是瓜,赤兔也不是。”
她笑,扭头,拔下我的一根头发,让我看阳光下发丝的银光。
“你已经老了,不适合和他们打交道了。”
“我才四十岁。”
“我二十岁前就已经老了。”
我躺在暖融融的阳光下,却没了睡意。
我问她:“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说:“这样的时代,男人经历战争,女人经历男人。我没有经历什么,只是觉得厌倦。有时候,我也希望,能够一睡不醒。”
我说:“可惜你还要陪我。”
貂蝉说:“我会一直陪着你,除非你死了,或者你不再要我。你还有赤兔,而我只有你。”
“真感谢你能陪我在这里。”
“也谢谢你能让我陪你。”


(七)
我叫吕布。
我失去了女儿。
我只剩下貂蝉和赤兔。
我还能挥舞方天画戟切瓜,可我已经老了。
我想要再做一场梦,回到梦中的草原。
曹操率兵包围了下邳。
高顺和陈宫说:“我们还有机会。”
我点头答应了他们的计划。
回到卧房,貂蝉生了病,还躺在床上。
我对貂蝉说:“我们还有机会。”
貂蝉说:“可惜你不想要这个机会,所以现在你需要我。”
我坐到床上看她:“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我的生命从来不属于自己。”
“我的生命,也从不属于我自己。”
她摸摸我的脸:“你不要伤心。出去和高顺说吧,貂蝉不认为你应该离开下邳。”
我亲亲她:“我觉得你说得对。”
她笑,和多年前初见一般明艳动人。
“这么多年来,你没有说过我错。”
“因为你没有错过,而我也十分爱你。我真心不想离开下邳,更不想离开你。”
“荣幸之至。”
高顺和陈宫得知我的决定后气了个半死。
不过他们没能愤怒多久。
侯成、宋宪、魏续选择了更正确的人。
被绑住押去见曹操时,我看到了同样被绑的高顺、陈宫和张辽。
我朝他们道歉:“对不起你们跟了我。”
高顺说:“我早知道你是个只知道吃瓜揍人的傻子。”
陈宫说:“我发现的比较晚。不过人总要死。”
张辽说:“我儿子还小,真抱歉我还想再活几年。”
我说:“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押送的士兵说:“你们真是唧唧歪歪。”
我正色告诉他:“年轻人,我不介意让你这辈子都不能唧唧歪歪。”
陈宫说:“还可以让你JJ歪歪。”
他腿一颤,故作凶狠瞪着我们这群流氓,却不敢再说。
我和高顺陈宫张辽哈哈大笑。
我被带到曹操跟前。
跪在地上,我问他:“可不可以绑松一点?我手有点麻。”
曹操说:“不好意思,正常人绑老虎都不敢松懈。”
“虽然不满意你的决定,还是谢谢你的夸奖。”
“你现在不用谢我。”
我识趣地说:“能不杀我吗?我还可以帮你砍人。”
刘备在一边和曹操咬耳朵,看他张嘴我就知道他要怎么唧唧歪歪。
于是我毫不犹豫骂道:“姓刘的你臭不要脸!”
刘备翘起小手指挖挖鼻屎又弹掉,面色不变。
旁边的士兵拿了绳子就往我脖子上套。
那绳子不知道捆过什么,又脏又臭,恶心死了。
我抗议:“不能用砍的吗?”
曹操说:“奉先,忍忍吧。好歹能有个不血糊糊的全尸。到时洗干净了也好埋。”
我说:“好吧。不过我还是真心恳求你,希望你能好好对貂蝉和赤兔,另外帮我给兰芷烧点纸钱。”
曹操点头:“我会的,你放心。你赶紧死吧。”


(八)
我叫吕布。
我死了。
阴间的日子和阳间一样无趣。
我问小鬼,他们说兰芷已经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去了。
至于我,阎王说我杀人太多,要让我在地府刀山火海外加下油锅一百年。
我干不过他,假装答应,转过头就把负责我的小鬼揍了。
小鬼抱着脑袋大喊:“别打脸别打脸!”
其实他想多了,他脸上坑坑洼洼,让我踢他脸我都不乐意。
好的,暴力是阴阳两界通用的潜规则,我解决了刀山火海下油锅这个问题。
我和高顺陈宫张辽再次告别。
又遇到了袁术袁绍。
等了很久,终于等到曹操下来,我把他揍了。
这个混蛋,说好的给我全尸还洗干净,还是把我脑袋砍了,血糊糊的,恶心死了。
我问曹操:“貂蝉和赤兔怎么样了?纸钱你烧没?”
曹操说:“纸钱我每年都让人烧了。赤兔我给了关羽,他们两个还挺配。至于貂蝉嘛……”
“嘛你大爷!快说!”
“奉先啊,”
“奉先是你叫的吗?只有兰芷和貂蝉能这么叫我!”
“好好好,我们文明点,别打来打去让别人看了笑话。貂蝉呢,我对她挺好的。那个,铜雀台,你不介意吧?”
“虽然很不爽,不过不管她跟了谁,平安就好。”
“嗯,不过我没有和她好多久。貂蝉和我性格有点,合不来。她虽然貌美,但是吃肉喝酒,划拳赌博比我还要在行,将士们说荤段子,她面不改色还叫声好,自己讲起荤段子能让男人脸红。而且貂蝉脾气上来,什么都砸都摔。我真的和她合不来。所以,后来我把她送给关羽了。”
“哦,毕竟你喜欢的是善解人yi的人妻嘛。再然后呢?”
“嘿嘿,人妻的妙处又怎么是那些小丫头及得上的。”曹操说,“关羽没有收貂蝉,还准备把她劈死,幸好我手底下的人给拦住了。然后貂蝉就离开我,隐世避俗,遁入空门了。”
“哦,好了没事了你可以去投胎了。”
曹操一屁股坐下来:“没事,我等等刘备。我得看看他什么时候死。”
“不等孙权?”
“那小子比我们都年轻,还不得等到花儿都谢了。看心情吧。”
我和曹操每天在地府荡来荡去。我发现,如果他不热衷于争权夺利,他也是个很有趣的人。
我们常常偷喝孟婆的汤,那玩意儿只要不轮回喝了也没有问题。
我们偷了孟婆汤,就跑到忘川河的上游边洗脚边喝汤,往往被中游洗澡的女鬼们追了几条街。
又或者,我们站在彼岸花从里“浇灌”,看谁更远。
总之,倒是难得的快活日子。
曹操又和我聊起貂蝉,他问我:“吕布,你是怎么受得了貂蝉那么多年?”
我说:“她很好啊。”
曹操说:“她只有脸很好。脾气坏起来连我都打,而且她还骂我丑。”
我说:“她也抽我。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把我按在墙角暴打。我记得有次忘了给她买她要的酱牛肉,就给了她碗酱肘子,然后她当着高顺陈宫的面把肘子扣了我一头,提着我的方天画戟追了我整个军营。还有次冬天我不想起床,她把我拖下床就泼了我一桶冰镇井水。”
“……”
“虽然她脾气坏,可是只要懂得她的心,就会知道她的好。她很温柔,也很聪明。”
曹操说:“我们这样的人,对女人可以征服,可以掠夺,可以宠爱,就是不可以去看她们的心。而且女人的聪明毫无用处,没有人会在乎,只有人会算计,那只会让她们陷入歇斯底里。说实话,如果没有貂蝉,我可能不会干得过你。”
我斜眼看他:“虽然你说的是实话,可我还是想揍你。”
他哈哈大笑:“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地府严禁斗殴,被阎王看见又会记你一百年。”
我说:“这条规定很无趣。反正大家都是鬼,不仅不会血糊糊的,还不会被打死。”
曹操说:“打架太过粗鲁了。我更喜欢用嘴。”
“哦~~”我说。
“哦你大爷!”
曹操抽我,我立刻反击。我们两个打成一团,翻滚在无尽的彼岸花海里。


(九)
我叫吕布。
我死了二十几年,我在等待貂蝉。
我在阴间遇到曹操的第二年,等来了张飞。
张飞朝我招手,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喊:“嘿!三姓家奴,你好啊!”
我暴打了张飞:“让你叫我三姓家奴让你叫我三姓家奴!知不知道他们都把文字倒装!恶心死了!”
曹操说:“这可不是翼德的错。”
张飞有气无力地说:“死都死了,给我点面子嘛!”
“死都死了,还要面子啊!”
他说:“好吧,算了。大兄弟,看见我二哥没?”
我住了手,告诉他:“那个长胡子被阎王封了官,每天游游街维护地府治安,然后就趴在彼岸花丛里偷看女鬼洗澡,脸更红了。”
“我听见了。”关羽走过来,“吕奉先,污蔑人可是要讲证据的。”
张飞说:“得了吧,二哥,你胡子上还有花瓣呢!”
关羽“嘿嘿”一笑:“经过仔细地勘察,我找到了个不错的地点。”
“带路!”我和曹操张飞异口同声。
我们四个人在地府晃荡,阎王十分头疼,于是我们又多了一个外号叫“鬼见愁”。
又是两年,刘备终于来了。
关羽和张飞围上去演了出八点档。
我和曹操阴阳怪气地说:“哎呦呦,玄德德你终于死了。”
刘备说:“奉先先,孟德德,我想死你们了!”
我和曹操把刚喝的孟婆汤都吐了。
刚站直身子,忽听背后一声“吕布”。
我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去。
貂蝉还是当年的模样,布衣,束发,俏生生地立在那里。
我浑身哆嗦,同手同脚走过去。
她抱肩,挑眉,似笑非笑地看我。
我说:“你可以不用哭。”
她一巴掌抽了我。
我抱着她原地转了好几圈。
貂蝉大声说:“行了行了,晕死老娘了!”
我放她下来。
“死之前一不小心吃了太多,你再转我都要吐了。”
我说:“你毕竟年纪大了,应该少吃点。”
她又抽了我一巴掌:“老娘乐意!呵呵,你是嫌我老了?”
我从善如流:“不,岁月的洗礼非但没有摧残你,反而让你更加成熟。旁人只能看到你的容颜的老去,我却能看到你心灵的美丽。”
曹操关羽张飞把隔夜的孟婆汤都吐了,刘备在干呕。
她说:“我本来四十二岁那年就想下来,这样我们就一样大了。”
我说:“可是?”
貂蝉说:“可是我想到曹操和刘备还没死,有点不甘心。幸好他们没有很长命。”
我说:“哪怕你头发白了,满脸皱纹,我也还是会等你。”
曹操说:“大妹子,我对你够好了,请不要这样伤我心。”
刘备说:“貂蝉小姐,表这样说。”
貂蝉说:“刘玄德,死胖子还卖什么萌,要不是你今天断气,我也不会因为一高兴吃太多噎死!我还准备做做面膜选个好日子。”
刘备很无辜:“怪我咯?”
貂蝉眯着眼睛:“有问题?”
刘备还没说话,关羽就说:“没问题。”
貂蝉扯掉一根开叉的头发:“[哔——]的!你差点砍死我,我可还记着呢。”
我告诉她:“地府为了评比文明先进单位,新做了个消音词程序。”
关羽都要哭了:“貂蝉小姐,当时的情况我不反抗可就要被你打死了。”
曹操说:“云长也不容易。”
貂蝉瞪他:“丑的人没资格说话!”
曹操哀怨地看我:“吕布,你可都看见了。没人搞得过她。”
张飞说:“貂蝉小姐才是人生赢家啊!”
我两条腿还在飘,揽着人生赢家的腰去寻找二人世界。
背后,他们四个人同时竖起中指:“切——秀恩爱死得快!”
我和貂蝉依偎在彼岸花海里。
我说:“这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
她说:“就和我二十岁前一样。”
我说:“对不起让你久等。”
貂蝉说:“你真傻。不过你死了,我重新流浪才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你。”
“真高兴能听到你说这句话,我也十分爱你。遇到你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了生命的活力。”
“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可以对自己说谎,对你我从不敢口出虚言。”
“我很荣幸。”
“我亦然。”


(十)
我叫吕布。
我在阴间终于等到了貂蝉。
我和貂蝉说完话,漫步回去找曹操他们。
然后看见他们居然把奈何桥上的石头给撬了做了副麻将。
四个人围在一起正在铸长城。
我问:“阎王看见了怎整啊?”
曹操说:“地府正准备做个大检修迎接上界检查。”
关羽嘿嘿一笑:“我申请了公款整修奈何桥。”
刘备不动声色地趁他们看我和貂蝉的功夫偷看了眼曹操的牌。
貂蝉说:“吕布你这么傻你家人知道吗?”
我说:“你不是知道嘛。”
貂蝉瞪我。
我连忙转移话题,问:“张飞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刘备说:“刚刚他输了,我们让他去看孟婆内裤的颜色,他跑去掀了孟婆裙子,跑慢了一步,被孟婆施了法,要做一个月哑巴。”
原来如此,我不禁用怜悯的眼神看他。
一个月后张飞终于能说话,第一句就是:“孟婆的裤头熏死我了!”
第二句:“我当时就被熏在那里动不了了。”
关羽说:“废话!我就没看见过孟婆去洗澡。”
在地府又过了几年,我看到了白发苍苍相互搀扶的严小花和魏氏。
她们看看我和貂蝉,什么都没说。
我默默跟在后面,看着她们去投胎。
貂蝉跟在我后面。
孟婆舀了两碗孟婆汤,对严小花说:“你就是严小花吧?你女儿投胎前托我转告你几句话。”
严小花问:“兰芷说了什么?”
孟婆说:“她要我告诉你,不要恨她父亲,吕奉先只是一个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可怜人。能做你们的女儿,她很荣幸,她很爱你们。”
她又对魏氏说:“吕兰芷说她也很爱你。”
严小花和魏氏默默垂泪。
孟婆又说:“你丈夫吕奉先呢?吕兰芷还有几句托给他的话。”
我冲上去:“我就是吕奉先!”
“你不是吕布吗?”
“我姓吕名布字奉先。奉先是字啊字啊字啊!”
孟婆哦了一声:“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你女儿说,此生无悔姓吕。希望你和貂蝉好好过。”
我抱着貂蝉嚎啕大哭。
严小花和魏氏喝了孟婆汤步入轮回。


(十一)
我叫吕布。
我活在人间四十二年,等在地府三十六载。
我爱过人,也被人所爱。
我杀过人,终被人所杀。
我的人生从无到有,从落魄到巅峰,最后只是个末路的结局。
我活着经历了惨痛的别离。
我一生都在追寻不知为何的东西,又在死后得到了安稳。
很多年前,我脖子上骑着兰芷,和貂蝉上街,那一刻,我终于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完】

已经准备好二战啦~


所以我现在一点点都不紧张……


再睡一晚……就只剩两天了😂


这样我都不紧张……


好的叭

看来我是真滴很想二战啊


毕竟这次的复习是我自己很不满意的

复习的真的非常非常不充分……

因此想要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想要再挑战一下自己叭……


这种……


当年高考的时候

妈妈想让我二战

我当时真的特别反感……

死活不愿意


但是现在我要二战的心情异常墙裂!!!


明年我一定可以的!!!


我!要努力成为地才啊!

不敢了不敢了

我再也不敢晚睡了妈妈😭😭😭


早上根本起不来!!!

这个看了无数遍……一张一张的截图啊😭哭辽!太喜欢了!

芃芃其麦:

我看一万遍海坊主…
药加在中国完全不火啊,哭哭……

五十天!



距离考研还有五十天!


要加油哇!明天开始努力

还……还来得及嘛?!

我仿佛能看到我的结局


不是我自己neng死自己


就是我把别人给neng死



好了


破案了


我真的


性格阴暗、奇怪又神经质


大概是偏执的了没毛病



我……我去睡一觉?!


一觉醒来又能好好学习了?!

我到底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了?!


这研你到底是考还是不考了?!


要考!请你真的去加油!去学习好嘛?


不考了!请你准备找工作!准备步入社会好嘛?!


别一天到晚真的好像能睡吃等死似的


你妈把你养这么大

就是让你来浪费时间的?!


Working hard!Little biatch!

傻逼别跟我说话!!!



实名制恶心学校的强制实习!


如果把我拖到外省去

不让我复习准备考研

反而非要让我上课的话


哦吼!不好意思!


我真的都已经准备好跳楼了!

反正哪种死法都一样死的难看

我也不在乎了

跳楼来的快死的也彻底


只要楼层高

不怕死不掉


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内器官坚强一点

我可是签了器官捐献的人TAT


啊对了!


本可人跳楼会选择助跑的哦!


感觉日常见到的

或者了解到的助跑式跳楼还真的不多


我自己做梦梦见过一次

看秦叔的书里提到过一次



最后一次会是我自己亲自实验嘛?



我就是喜欢69的每首专辑单曲封面!


这个卡通小人可爱到爆炸好嘛?!!!

萌死惹!!!!,

本来我就是比较喜欢偏日漫日系的东西啦电影电视啦~


自从入了Marvel坑之后

自从爱上我鸡的音乐入了欧美圈之后


感觉自己真的了解接受了很多很多


本来确实

我接受的教育、我的思想

并不涉及任何同性向

一开始我个人也是保守的

对这个问题持观望态度的


后来黑怕上的音乐、欧美圈、美剧刷多了

就真的打从心里开始接受他们了!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

我觉得能在世间找到真爱

而性别又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的呢?!



真的祝福每一对相恋的情人儿~




【可惜!

我觉得我现在日常戾气太重

日常想要怼人

黑怕听多了

日常想把bitch、fucking挂嘴边


不过倒是比以前open了很多很多



但我至今没能明白过来的是

别人是真正的同性恋是真的出柜了

所以为自己和同伴们努力发声

希望大家支持祝福

谋求他们这类人应该得到的权利


但是有些人自己明明不是

明明只是一个性别女 爱好男男的人

也在那里哀嚎什么 不要歧视同性

啥啥的

真的让我 十分费解

为什么能一本正经的看着同性作品

那个什么传说中的脆皮鸭文学?!

这个我是真的理解不能🙏🏻



是不是现在的同性恋支持者都是

这样沉迷腐向文化的低龄的幼稚鬼?!


说白了你们的支持就是这样吃喜欢的粮嘛


不好意思笑一下

真是有点意思】